终焉:一切的开始便是一切结束的时候

  回荡在世界的残响,等到记忆复苏的时刻,但是唯一记得的是被摧毁的文明。

  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经历了多少轮回。在无尽之中『核』逐渐消去,或者说被替换成了其他的存在.依稀的记得,在回望众神的岁月。

  那究竟是过去了多少年呢?

初始:残响

  那是难以置信的美丽,比我见过的任何存在都要更加美丽。那并非人类可以达到的美丽,我很清楚我自己遇上了什么样的存在。

  ……

  这个房间几乎已经全部崩塌,巨大的钢架结构凌乱的散落在地上。从能量残留数值来看基本上可以认为这里属于动力室的一部分,或者说属于其他核心仓位。

  可惜这艘船实在是过于古老,恐怕没有办法找到什么可以卖出好价钱的东西。只是难以置信的是,这艘船的技术应该来自于伊甸,却又不是任何曾经存在过伊甸的星际帝国的产物,没有任何可以识别的标识。不过进入船内部之前也明显地看到过由伊甸旧世代语言标识的船名。

  「这个舱室也没有东西啊。」

  真奇怪,整个船没有任何船员遗骸,果然恐怕这是一艘废弃船。

  但就算如此,这艘船没有任何外部损伤,而且就大小而言这艘船恐怕也相当于联邦的小型旗舰级别了。

  更令人奇怪的就是这艘船似乎完全不存在的生活区域。

  这艘船果然还是太奇怪了,不过奇怪的船出现奇怪的宝物的可能性也是巨大的。希望这没有白跑一趟。

  我看了一眼扫描结果,回馈到的信息表明这艘船的核心区域十分巨大但是也相当靠近内部区域。当然这艘舰的价值更多还是体现在了她确实是一艘战舰,毕竟战舰多少会存留一些特殊技术或者一些还能用的设备。

  如果说可以找到一些武器或者这艘船的反应堆还工作正常的话,卖给反抗军无疑可以大捞一笔。

  不过这艘船没有任何船员存在过的痕迹,而且从年代来说快四千多年前的船就算是恒星炉应该也失效了。唯一的希望大概也只是可能的未知科技吧?毕竟这艘船没有任何来历。

  这里应该是靠近外侧的通道,至少可以透过玻璃看到外面。很奇怪,虽然这样的设计被广泛应用在了民用和观光用的飞船,但是并不会使用在战舰上面任何时候都不会,因为这些地方非常容易被击穿。不过不能否定这艘船就是一艘战舰,至少从武装程度就可以发现她还是一艘十分注重火力的战舰,仅从外部就能看到大量的炮塔和导弹发射装置,就算是旧式船如果被集火也是相当恐怖的。

  果然废弃的位置太奇怪了吗?

  毕竟和现在不同,过去的飞船都是采用脉冲引擎以接近光速飞行,然后装配大量冷冻仓维持船员生命,至于超光速航行技术、折叠空间的技术以及虫洞发生器在过去都还不存在。所以说有可能是引擎停机然后全舰失去能源,然后未能唤醒冷冻仓的船员或者船员以及在当时弃船离开了。

  不过从一直未发现相关设施来看也有可能是被当时还不完善的星门技术扔出去的实验飞船。

  转过过道,正前方的气密门同样也是关闭状态。不过和先前的相比这一道门更加巨大,如果没猜错的话门的后面可能是动力室或者机关室。打开这个门,收回里面的还能用的设备我的目的就算是达成了。

  不过从敲击手感来说这家伙恐怕相当厚重,之前的门都可以直接切开,这一道门恐怕必须用更加强力的中子炮轰开了,希望不要破坏里面的东西就好了。

  我从背后的货架上取下事先准备好的中子切割枪,由于这种东西冲击力巨大所以需要进行部署,不然在这样的无重力环境下肯定会被撞飞。虽然是军队上面退役下来的型号不过幸运的是这台Y-600也算是新品,如果是旧式的Y-M12那么就得在这个地方花费不少时间了。

  设备被安装的同时,正下方支架的穿透结构马上完成了锚定工作。它们被扎进了地面的覆盖层之中。

  『请进行验证。』

  根据指示,我将手臂部分装甲的气密装置启动并且取下手套将手掌放到控制盘上。这些设备为了防止滥用,因而也被要求进行验证,否则也是无法使用的。

  『验证完毕,已确认身份,威廉·巴札特。』

  『已经确认轴线目标,准备开始冲击。』

  轰!

  伴随巨响和金属残片的飞散。

  『确认破坏完成。』

  前方气密门被割开了一个矩形的洞。

  漂浮的碎片中夹杂着一些难以置信的东西,很显然并不是机械残骸,而扫描结果说明这是一些有机液体成分而且显然不是机械系统会留下的液体。毫无疑问,这些深红色的液体恐怕是人的血液。

  这个鬼地方恐怕是休眠舱吗?如果说有存活者,这样也一定彻底完蛋了。

  不对,算了,到了现在恐怕死了比活着更好。

  我操作机动装置进入门内。我基本上已经猜到门内的惨状了,不过我们这样的『掘墓人』已经对此司空见惯了,更有一些人甚至以此为乐趣。

  虽然如此,但是门内的景象却完全颠覆了我的认知……

  那是难以置信的美丽,比我见过的任何存在都要更加美丽。那并非人类可以达到的美丽,但是现在『她』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银白色的长发和白皙的皮肤,身着白色服装而且完全没有任何宇宙服的保护。是一名少女。

  而周围的动静和无尽的寒意立即将我的注意力吸引到了房间的四周。

  与少女相对的是几乎覆盖整个房间的仍然还在活动的鲜红色的肉块,是某种奇异的活物而且缠绕和攀附着周围的一切似乎所有的一切在被附着之后便开始不断腐败消失,少女的手臂已经被吞没被悬挂了起来。随着哪些东西的蠕动整个空间散发着的是无比危险的气息。倒塌的巨大的金属框架下方的是某种被吞没了一半以上的未知仪器的残骸。

  对此我十分肯定,不管这是如何的存在,她一定一直存在于此,下面损坏的设备可能正是用于收容这个存在的,恐怕在长久的岁月中这些设备发生了故障,结果就是如今的惨状了。

  我理解了自己犯了一个什么错误,这扇门是不应该被打开的。那些东西显然还『活着』

  我所看见的,眼前纯白的少女逐步被肉块拉起来,紧接着一步步的被拖入其中。而少女本身却似乎毫不知情一般没有露出任何表情。

  我没有办法拯救她,甚至不知她是否还活着。但是我的本能告诉我,这个东西相当危险,我必须立即逃离这里!否则必将得不偿失。

  <########—-#####,###。>

  那是什么!

  <###,#######,#####。>

  通道随着不知名的机械音逐渐点亮。

  糟了,这艘飞船也还活着!

  —–咚!

  「呃啊!」

  突如其来的重力场将我直接拽向了所谓的地面,外装甲和地面撞在一起产生了巨大的金属声并且在地面擦出一片火花。

  同时四周的残片迅速砸向地面并且彻底的朝四周散开。

  <########。>

  这艘船没有失去动力,只是暂时处于了停机状态。但是入此的话,也就是说这艘船拥有可以维持数千年间动力炉不停止运行的能力。这恐怕是制造这艘船的年代不具备的技术,甚至如今也没有办法完美地制造可以维持如此巨大的舰船使用的恒星炉。

  比起这种荒谬的想法,我却更加认为,这是一个被伪造的陷阱!但是不管是哪一方面。

  「太糟糕了!」

  现在,我不能在这里久留。这个情报必须交给联邦政府。

  我扔下笨重的切割机和携带的粒子炮利用喷射装置快速向出口冲刺过去。现在我的船依然附着在这艘船的外壁上因此也不可能被发现,但是我一旦回到船上我就必须立即开启折跃引擎,就算坐标可能受到这艘船的质量干扰我也必须立即逃离。

  我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没有余韵可以去思考其他事情了,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少女却还是令我难以忘怀。这恐怕就是所谓的遗憾吧。

  随着我回到我的飞船,此时计算机已经做好了起飞准备。这是为了能快速脱出而准备的设置。

  「系统,启动折跃引擎!」

  脱出的同时我也下达了跃迁指令。

  『警告,仍然未能脱离影响区域!』

  「启动跃迁,立即执行!」

  『已确认,开始跃迁准备!』

  该死!

  我回到驾驶席,伴随前方空间的压缩,从后面整个空间被抛了出去。

  这样就好了,毕竟那样古老的舰船是没有办法完成跃迁的。

  『发现后方出现大质量物体进入信道!』

  「联邦的船支吗?不对,这不可能!」

  那是刚才的,本应该是在远古时期建造的大型舰船现在却以难以理解的方式强行插入其他船支开启的通道并且以更快的速度进行追击航行!毫无疑问,这是陷阱!

  『进入接触距离,警告,空间发生异常波动!警告,无法进行强制脱出!』

  完蛋了,这回死定了!

  「系统,把燃料和催化剂全部扔出去,点燃主引擎给她喷上一脸!」

  只能这么做了,接下来只能看情况了否则必死无疑。

  『警告,如果这样做将无法保证本舰船完整性且无法再确定坐标。』

  伴随着燃料的抛射和主引擎的点燃,后方瞬间迸发出宛如恒星一般的耀眼光芒,在毫无声息的爆炸中船体开始剧烈震荡,舱室破裂警报不断。

  看来我恐怕得死在这里了,这就是联邦,这就是掘墓人的终末吗?

  「切!如果成功脱出,将航线设定为最近殖民星系,把情报交给联合政府吧。」

  这也是我唯一能做的了。

  光芒由明亮,逐渐暗淡,随着远去的声音,意识逐渐飘散。直到远方不存在的光芒还在闪烁。

  ——–


一切的开始便是一切结束的时候